分享快乐
开心就好!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11)

(十一)上海知青受欢迎

1964年5月31日,听说上海知青刘兆飞的父亲生病,家里经济比较困难。我想,他家里有困难,作为一起支边进厂工作的同乡,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吗?今天正好领了五月份的工资,扣除10元被服费,给家里寄去10元,只剩下13元了。我原想问他家庭地址,悄悄地给他家寄点钱。我问:“你家地址呢?”没想到他一听就大发脾气,厉声责问:“你讲什么?我家一直是工人,哪里是地主?”原来,我口齿不清,说话不准,他把地址听成地主了,完全是误会。我连忙向他道歉,解释清楚,他却冷淡地说:“你要我家地址干什么?为啥要告诉你?”当然,我不能告诉他准备寄钱的事,只得以后想办法打听到了他家地址后再寄钱吧。

6月17日早晨8点多钟,34名上海支边青年来我厂报到,全厂职工敲锣打鼓,夹道欢迎。许多职工主动搬家,挤在较差的房子里,把好一些的房子腾出来给上海支边青年住。这是大家学习毛主席着作后思想觉悟提高的具体表现。厂领导让我和刘兆飞专门负责接待和思想工作。

6月19日晚上厂里举行“欢迎上海支边青年联欢晚会”。晚会演出前,新、老同志之间互相拉歌,气氛热烈,歌声嘹亮,此起彼伏。厂长、车间工人和上海支边青年代表在晚会上讲了话。文艺节目演出开始了,一个比一个精彩,博得观众的热烈掌声。

6月21日,星期日,不上街去了,留在厂里给上海支边青年做思想工作。这批上海支边青年离开父母,离开繁华的大城市,来到艰苦偏远的伊犂,肯定存在不少思想问题。经过调查了解,发现有不少人想家,吵闹着要回上海。有些人生活上不习惯,吃不下包谷馍和大锅菜。有些人嫌宿舍条件差,蚊蝇多,夜里睡不好觉。有些人担心分到副业队去种田。傍晚,有几个女青年甚至跑到伊犂河边想跳河,怎么劝也听不进去,坐在河边不走。我同刘兆飞两人一起去谈话,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劝她们回去睡觉,收效甚微。

6月30日上午出黑板报“上海支边青年在成长”特刊。我以团支部的名义写了两篇表扬稿,登在黑板报上。一篇表扬支三班班长盛莲香同志放弃休息,以身作则,积极劳动的事迹。另一篇表扬支一班班长施洪清同志在工程处处部表演节目的两天中为集体大办好事。我觉得,这两位同志都很好,无论在政诒思想上、工作上、文娱活动上都表现不错,能起带头作用,值得表扬鼓励。

7月4日,昨天,厂里又来了一批上海支边青年,14个男的,8个女的,共22人。看来,今后的思想工作更难做了,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今天晚上,厂医李守元和刘华君结婚。我和团支书、转业军人何明德合送了一张画,表示祝贺。

上一篇: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8)

下一篇:笑以苛:快过年了,约个妹子挣点钱

来源:美文亭 本美文连接:http://www.quhou.com/wenzhang/meiwen/261793.html

评论 抢沙发

分享快乐 开心就好 订阅RSS

视频 亚博正规网址 自媒体 图库